《那片星空那片海2》分集劇情介紹

《那片星空那片海2》第29集劇情

秦浩既然決意冒險扳倒陸驍,為使自己的親人不遭連累,便把自己的母親和府上眾人統統先行送去了長安。而陸驍這邊,則是親自趕往船廠,實驗滄暝的威力。他要求仇風在三日內完成滄暝的一系列調試工作,三日后便乘風破浪,直搗藍洞!

陸漓獨自來到海邊,拿出一直珍藏的寶簪,絮絮叨叨地將自己最近的新見聞說給黃泉之下的居藍聽,她凝視寶簪,如同凝視著居藍那深邃如大海一般的眸子,決意余生用行動來慢慢償還自己犯下的罪孽。說罷,她輕輕松開手,寶簪落入大海,轉眼間無影無蹤。在她的背后出現了一位神秘人,陸漓察覺,回身去看時那人已不見蹤影。

神秘人頭戴斗笠,慢慢來到了藍洞中的演武場,混入了為士兵們喝彩叫好的百姓中,原來這神秘人是墨痕。守衛頭領見他形跡可疑,便帶人尾隨他想要捉拿,可墨痕何等身手,幾番輾轉藏身便甩掉了追蹤,順利潛入了停放居藍冰棺的圣殿。他緩步走到冰棺前,正探頭往里窺視,突然不知從何處冒出一個高手與他纏斗起來,招招狠厲令墨痕大為吃驚。此時奴婢們發現了他的潛入,高聲呼喊起來,見大波士兵趕來,墨痕只得狼狽逃走。如今已登基為王的金鱗聽說有人潛入圣殿一事,眉頭微皺。

墨痕回到常樂,向陸驍稟報自己打探到的信息,他稱鮫人半年刻苦訓練,士兵身手遠勝從前,更詭異的是,他在藍洞中發現了一位武功過人的神秘高手。陸驍得知情況,不禁懷疑居藍未死。墨痕斷然否認,稱此人來去無蹤,且身手遠在吳居藍之上。陸驍也陷入迷思。此時秦浩來訪,陸驍將解藥交于墨痕后,便前去應付秦浩。

秦浩此來意為辭行,他心知與陸漓此生無緣,在漫長的戀愛追逐中感到疲倦,決心放棄,就此前往長安赴任,遠離風波詭譎的常樂,現在便把刺史令牌交給陸驍。陸驍帶著不舍的假笑客套幾句,心里卻是絆腳石又少了一塊的快意。

墨痕來到明珠店中,明珠中毒之事自己一直蒙在鼓里,她幾次三番詢問墨痕,墨痕也不肯將實情告訴她。明珠賭氣,不肯再服藥,墨痕只好答應等她病好,就原原本本把事情經過告訴她,明珠這才乖乖服藥。

另一邊,李耿之與秦浩再次密談,李耿之苦惱道自己潛入船廠想要搜索劉滿堂生前留下的蛛絲馬跡,卻一無所獲。秦浩提醒他回憶劉滿堂生前的異常舉動,李耿之想到一向吝嗇的劉滿堂,竟隔三差五去寺廟供養和尚,可謂反常至極。于是二人便前往寺廟一探究竟,皇天不負有心人,還真給他們在香灰中找到了劉滿堂與陸驍來往的書信以及劉滿堂的認罪書。秦浩連忙整理好證據,令家丁快馬加鞭送往長安稟報朝廷。卻不想,陸驍早已防備了秦浩,派人暗中監視著秦浩的布置。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冬日已去,春華新發。陸漓站在一樹芳菲之下,看著身旁嬉鬧的孩童,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秦浩前來同她辭行,神色輕松愉悅,還打趣道自己終于能遠離紛爭,前往長安尋找姻緣了。陸漓忍俊不禁,大方祝他早日覓得良配,二人仿佛穿梭回到了從前摯友般的舊日時光。秦浩給了她一個擁抱,在她耳邊輕聲留下了永遠牽掛的承諾,說罷便大步離去,只留下陸漓原地凝望,眼神中不知是失落還是釋然。

事分兩頭,秦浩召集了自己的家丁親信,向他們布置了扳倒陸驍的具體行動。二兩今日才知道公子要冒死行事,極力苦勸,秦浩為保二兩安全,請李耿之將二兩送出城外。五花大綁的二兩真不愧為忠仆,他在馬車里死命割開繩索,跳車跑了回來。

跑回城里的二兩第一時間去找陸漓,因為他明白能夠改變公子想法的人,只有陸漓。陸漓此時正在教育紫萱,不可為了自己的幸福就耽誤別人的一生,要她不許再提挽留秦浩之事。聽聞門口通報,她狐疑起身前去查看,而此時,李耿之也趕了回來,要把二兩帶出城,兩人在門口吵嚷。陸漓趕到,聽到了二兩的匯報,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秦浩派小隊人埋伏在刺史府,而自己帶人前往船廠,不料刺史府眾人撲空,中了陸驍的調虎離山之計,而船廠的秦浩頓時深陷包圍圈之中。幾番混戰下來,秦浩的家丁親從全部陣亡,陸驍與仇風信步而出,陸驍冷笑稱秦浩好不識趣,既然非要與自己作對,那就讓他好好走上不歸路!說完騰躍而起,揮劍刺向秦浩,秦浩不敵,胸口中了一劍,背身又受了一刺,最后更被陸驍一掌擊飛倒在遠處。秦浩肺腑俱裂口吐鮮血,然而陸驍還要給他心理上的重創,他拿出自己從秦浩派出的送信人手里截獲的證據信件,在秦浩的面前燒掉。秦浩看著自己的心血付之一炬,目眥欲裂,徒然向前伸手,可陸驍卻狠狠踩在他的手上,雙目猙獰,在秦浩的殘軀上又補一劍。

陸漓緊趕慢趕還是晚了一步,她大喊著秦浩的名字,撲上來抱住秦浩,眼淚洶涌而出,秦浩用盡最后的力氣告訴陸漓,陸驍一直在欺騙她,自己想要扳倒他,卻失敗了。他擠出一抹慘淡的微笑,抱歉地說自己無法再守護她一生一世了,語罷便身子一歪,不甘地咽了氣。懷中露出那個被鮮血染紅的兔子玩偶,陸漓的心像是被人死死揪住一般,痛到無法呼吸。

回到家中,她捧著兔子玩偶,臉上是哭泣過多已經麻木的神色。她問陸驍到底欺騙了她什么,又為何要對秦浩下毒手,陸驍見事已敗露,也懶得再掩藏,坦然承認一切都是自己從中作梗。陸漓難以置信,自己的至親哥哥竟能做出逼著妹妹弒殺摯愛的舉動!她的絕望和愧疚在一瞬間找到了傾瀉的出口,大吼著要與哥哥斷絕兄妹關系!陸驍已經墮入魔道,再也聽不進旁人的勸告,反而愈發堅信自己的殺戮是在匡扶正義,下令仇風明日便攻打藍洞!

陸漓呆坐在房間內,腦海中秦浩的音容笑貌揮之不去,兒時的天真無邪、初見的溫潤如玉、成親時的風流倜儻、藍洞中的拼死相救,一幕一幕繚繞心中,可那個眉若遠山、面如冠玉的君子,終是再也回不來了。

另一邊,墨痕告訴明珠自己要出海辦事,明珠知道有些事終須一個了結,于是也不再一味阻攔,只是溫柔地望著墨痕說道“活著回來”。

《那片星空那片海2》第30集劇情

陸漓茶飯不思,終日沉浸在悲傷之中,體力不支昏倒在地。李耿之與銀瑚想方設法潛入陸府,將陸漓救走。另一邊,陸驍擔心妹妹向鮫人通風報信,下令即刻啟程攻打藍洞。

波濤中,滄暝的身形是如此的奪人眼球,高聳不輸層樓,船身涂滿鮫人凝脂,可輕易穿梭于驚濤駭浪之中,船首鑄有鋼鐵獸首,甲板四周皆布滿神臂弓弩,船艙里更是暗藏機關無數。陸驍立于船頭,聽得墨痕指路,心下再也按捺不住復仇的沖動,下令加速前進,直搗藍洞!駛入鮫人海域后,海霧迷蒙不散,亦無海風指引方向,就連羅盤也在這片海域失靈。陸驍再次用明珠的性命提醒墨痕,要他好生帶路莫生異心。墨痕但笑不語,從容指揮士兵列陣。

事分兩頭,陸漓劃著一葉小舟,獨身前往藍洞報信。在藍洞入口,她被士兵擒住,赤蝶看到來者是陸漓,當即就要殺她以泄心頭之憤。好在金鱗和大祭司及時出現,赤蝶才不得不罷手,陸漓急忙告訴眾人滄暝已成,正在前往攻打藍洞的路上。她怕鮫人不肯相信她的話,還亮出了銀瑚交給她的大王令牌,眾人這才當真,開始著手準備抵御陸驍的進攻。金鱗深知鮫人一族已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決心率眾拼死抵抗,赤蝶又伺機提出殺陸漓祭旗,還是大祭司機警,用看守陸漓以待后效的名義保住了她的性命。

另一邊,墨痕察覺到了平靜海面下掩藏著的危險氣息,果然鮫人襲擊了士兵們乘坐的小艇,士兵們慌亂地向著水面亂刺,結果卻是自己先亂了陣腳紛紛翻船墜海。一些鮫人趁勢攻上滄暝的主艦,甲板上一片混戰,陸驍憑借著滄暝的裝備精良與自己的過人武藝,將攻來的鮫人制服,并要求士兵親手誅殺被捉拿的俘虜。

藍洞中,陸漓小心翼翼地問大祭司為何要救她性命,難道大祭司對她所犯下的錯事一點都不怨恨嗎?大祭司直視陸漓困惑的眼神,告訴她自己只是心有不甘,不甘心看著人鮫世代為敵,看著鮫人死傷慘重。如果說陸驍是荼毒生靈的毒藥,那么唯有陸漓才是河清海晏的解藥,更何況,還有一塊堅冰唯獨她才能使其融化。陸漓更加迷惘,正欲追問,大批傷兵趕回,大祭司投入到救治傷員的行列中,只留她在一邊百思不得其解。

陸漓在殿中漫無目的地游走,突然看到金鱗正對著簾后一人說話,還將鮫人族的前途托付在那人身上。她好奇走近,卻依稀認出簾后之人正是居藍!她正驚愕之時,金鱗發覺她的存在,下意識向她擲出匕首,疑似居藍的神秘人出手為她擋住這一擊后便消失無蹤。大祭司急忙趕來為莽撞的陸漓解圍,陸漓想問大祭司神秘人是否是居藍,但大祭司仍舊避而不談,反倒將陸漓送出了藍洞。

另一邊,陸驍將鮫人俘虜捆綁在一起放在小船上,小船的周圍布置了幾個隨時會引爆的火藥桶,以此作為誘餌引誘藍洞中的其他鮫人來救,企圖來個一網打盡。金鱗要眾人靜待時機,可桓伯沉不住氣,帶領一幫士兵前去救援族人,結果卻是身陷重圍,最后被引爆的火藥炸得葬身大海。

陸驍正志得意滿,突見云層中隱隱有雷電閃動,大海深處滾動著鮫人的咆哮,忽然,風浪驟起!只見眼前的海水立起數十層樓高的大浪,大浪似乎要把月亮都淹沒一般,波濤中現出一個鮫人的身影,那正是吳居藍現出的原形!居藍召喚風浪猛襲向滄暝,可滄暝構造精良,不懼風浪,陸驍正放肆大笑。居藍轉手卷起海面上爆炸留下的點點殘火,借風勢化作一條憤怒的火龍撲向滄暝,滄暝涂滿鮫人凝脂,遇火既燃,頃刻間便熊熊燃燒起來,轉眼間化作殘骸。

陸驍仇風與墨痕逃離滄暝,陸驍大夢破滅,不停念叨著滄暝不會沉沒,仿佛中了魔咒一般瘋癲。而陸漓在海上也遠遠目睹了這一幕,又是驚喜又是激動地呼喊著吳居藍的名字。此刻,吳居藍站在滄暝甲板之上,他看著滿船的人鮫尸骸,決心讓這戕害生靈的龐然大物從此消失。于是他掀起巨浪,將滄暝的殘骸永遠埋葬在了大海深處。

《那片星空那片海2》第31集劇情

執意為鮫人復仇的居藍站在海邊懸崖處,反手興風鼓浪,海面上揚起的滔天巨浪直撲向常樂。陸漓剛剛抵達岸邊,就感應到了空氣中的危險,她回身望到海平線處急速靠近的巨浪,急忙呼喚岸邊的漁民百姓向高處逃生。

蓬萊居中,大春等人眼見著萬里晴空忽然狂風大作,還以為只是正常的天氣變化,唯有銀瑚深知,天生異象乃是鮫人王發怒的預兆!她急忙和大春耿之幾人往山上轉移逃避海嘯。鬧市中的百姓也察覺到了海嘯將至,哭喊聲不絕于耳,人們紛紛拖家帶口向著山上逃命,明珠本來在街市上買貨,突然被卷入躲災的人群中,人群擠得她東倒西歪,頓時失了方向。

另一邊,陸漓在半山腰處疏散百姓,為大家指引逃生方向,看到有個體力耗盡自暴自棄的婆婆歇在一旁,她忙不迭攙著婆婆往山頂逃。而大春銀瑚在逃生過程中聽到小孩哭聲,又折回來救下了小孩那被重物壓住的娘,銀瑚讓大春先走,自己還要搜尋有沒有人需要幫助。大春前腳剛走,銀瑚就發現了被人擠倒在地的無助的明珠,她連忙拉起明珠,可此時洪水已至!海洋的威力如摧枯拉朽一般,頃刻間沖垮了鱗次櫛比的房屋,銀瑚躲閃不及,只得與明珠一同暴露在洪水的魔爪之下。

逃到山頂的陸漓望著周圍哀聲連天的難民,明白只有找到居藍才能阻止災難繼續擴大。她來到那個自己曾親手推落居藍的懸崖,居藍果在此處。她急切地告訴居藍百姓無辜,唯有陸驍和自己才是罪魁禍首,求居藍不要再向百姓發泄怒火,這樣人鮫將會世代結仇。居藍無動于衷,陸漓眼看居藍受盡打擊變得鐵石心腸,竟選擇了跳海自盡!試圖犧牲自己保全百姓。居藍幻出原形,將溺水的陸漓再次救起。

陸驍等三人上岸,看到常樂變為斷壁殘垣,陸驍咬牙切齒,誓要讓鮫人一族付出代價。而墨痕則心急如焚在街市尋找明珠,二人在街頭輾轉相遇,明珠撲進墨痕懷中,喜極而泣,墨痕擁緊死里逃生的明珠,決心再也不離開她身邊。

另一邊,居藍將陸漓救上岸,明明不舍得她死,卻冷下面孔故意說絕情的話,又將陸漓一個人丟在礁石上。陸漓腳受傷,只能一瘸一拐地往鎮上走,在竹林中又被居藍攔住,居藍凝視陸漓,仍是狠不下心,不僅帶她到山洞中烤火,還為她的腳踝正骨。陸漓以為居藍心念松動,可居藍故意用言語刺激陸漓,陸漓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委屈,大哭起來,居藍站在她背后,神情凝重。

藍洞中,金鱗將剛剛擊破滄暝之人正是居藍一事說出,并解釋道先前隱瞞是為了防止人類再來迫害,桓伯赤蝶等將領稍感欣慰。可居藍久去未歸,桓伯急躁地要帶人前去常樂尋找居藍,大祭司攔住他,保證居藍會安然歸來。赤蝶質疑,大祭司這才講出居藍起死回生的緣由。原來居藍本是命懸一線,大祭司想到鮫人族的傳說,傳說族內有一枚靈珠,不僅可以活死人肉白骨,更能帶給人巨大力量,只是這靈珠需要鮫人以鮮血奉養。大祭司意識到靈珠藏在思過石處,順利取來給居藍服用,這才令他重獲新生。

鎮上,大春夫婦與李耿之紫萱一同為秦浩修建了墳塋,二兩在墳前放聲痛哭,其余人也為秦浩功敗身死而嘆息不已。祭拜完,二兩表示自己要前往長安代替公子盡孝,臨別之際,平地起了一陣怪風,將幾封書信從二兩包袱中吹落。眾人拾起一看,發現是劉滿堂與陸驍勾結的罪證,這才恍然大悟,原來秦浩棋高一著,那日被陸驍燒毀的是假證據,交給二兩的才是真罪證。

另一邊,明珠墨痕回到店中,墨痕默默收拾好一地狼藉,明珠則表示,自己在生死關頭,最大的感情是后悔,后悔沒能抓住與墨痕相伴的時光。墨痕堅定道,此番二人險些陰陽兩隔,他看開了一切。只要自己拿到解藥,就絕不再蹚復仇的渾水,一心一意陪在明珠身邊。而陸驍回到府上,活像一只喪家之犬。仇風勸他士兵死傷慘重,需得休養生息,可陸驍已經成魔,他被仇恨之火燒紅了眼睛,不肯聽仇風的好言相勸,偏要與吳居藍斗個你死我活。

事分兩頭,陸漓看到自己贈給居藍的玉佩上有裂痕,出言詢問,居藍講出原是這玉佩為他擋住了心口的致命一箭,他感慨二人的緣分真是糾纏如亂麻,難以分割。陸漓見居藍心下動容,試探著講出了陸驍如何騙她的經過。聽完解釋,居藍雖面上不動聲色,心里卻早已原諒了陸漓的無奈。陸漓顫抖著解開居藍的衣服,查看他的傷勢,緩緩道愿意用一生來償還對居藍的虧欠。居藍聽罷,猛然低頭吻住陸漓,二人在寂寞的長夜緊緊擁吻。

天明,居藍依依不舍地將陸漓送回常樂,二人約定要共同承擔起使人鮫兩族重歸于好的重任。居藍也找回了陸漓拋入海中的寶簪,重新為她簪好,二人再度相依相偎,就好像先前的種種折磨與艱險,都從未發生過。

常樂鎮上,陸驍正在街頭安撫流離失所的百姓,順道鼓動大家剿滅鮫人。正在此時,一輛馬車駛來停在陸驍面前,掀起車簾的竟是秦浩之父秦大人!原來秦大人早已痊愈,闔家轉移到長安只是為了躲避陸驍的毒手,秦大人更將二兩拿來的罪證上報朝廷。如今皇上已命秦大人官復原職,并下令抓捕陸驍。士兵正要動手,百姓卻因為受騙太久,深信陸驍,自發地將他護在身后。秦大人正在犯難,陸漓應聲而出,向百姓揭露了陸驍的種種惡行,百姓聞言散去,陸驍卻還是在仇風的保護下逃過了抓捕。

陸驍躲在破廟之中,還妄圖東山再起覆滅鮫人一族。此時墨痕趕到,向陸驍索要解藥。陸驍出爾反爾還想再利用墨痕,墨痕冷笑著打倒仇風,上前扼住了陸驍的脖子。

《那片星空那片海2》第32集劇情

陸驍還想用明珠要挾墨痕,可墨痕淡然道一命抵一命他也不虧,陸驍終歸貪生怕死,說出藏藥地點在船廠密室,約墨痕明日取藥。墨痕回到店中,與明珠一起暢想大好山河、四時風光,二人想到明日就能擺脫這最后的束縛,遠離紛擾自在行樂,都期待無比。

蓬萊居中,眾人看到陸漓能夠勇敢站出來大義滅親,都表示愿意再度接納她,陸漓從此便長住蓬萊居,成為了大家的一員。而藍洞中,居藍歸來復位,金鱗與桓伯赤蝶要為死去親族報仇,欲趁常樂遭難出兵攻打。居藍苦口婆心,勸眾將士不要執著于復仇,若是恨意填滿了頭腦只會永遠痛苦,唯有和平才能使人鮫兩族脫離苦海,得到長久的休養和發展。金鱗幾人還要一爭,大祭司適時道出了罪魁禍首陸驍已經受到應有懲罰,眾叛親離的消息,將領們這才罷休。

下了朝,居藍又獨自站在高臺遠眺常樂,金鱗拿著酒來到他身邊邀他對飲。金鱗看到居藍真的要放下仇恨,心內不甘,再三勸居藍收回成命,派兵攻打常樂為族人討回公道。居藍不厭其煩地用愛與和平開解金鱗,可金鱗眉宇間的殺氣卻仍是不減。

另一邊,陸漓也在海邊散心,陸驍不期而至,臉上帶著一絲皮笑肉不笑的寒意,向著陸漓步步逼近。陸漓慌亂,掙脫無果被陸驍死死攥住了手腕,她叫喊著已經與哥哥恩斷義絕。陸驍頓受刺激,怒吼陸漓忘卻多年來自己的辛苦養育之恩,他回想起兒時自己辛勞扶持的種種,半是痛心半是憤怒。

回到棲身的破廟,陸驍痛心疾首,認為自己家破人亡,如今又身敗名裂,全拜鮫人所賜。他一怒之下就要沖出門復仇,仇風拼死攔在前頭,陸驍猙獰地瞪著眼睛問他為何不走。仇風艱難道既然自己的命是陸驍所救,那自己此生就會永遠追隨他。陸驍看到仇風椎心泣血的神色,牙關緊咬。

墨痕前往船廠取藥,他將明珠送上了離開常樂的馬車,自己轉身再赴陷阱之中。明珠坐在馬車上,幾次頭暈疼痛后,她竟然驚喜地發現,自己的視力正在慢慢恢復。事分兩頭,墨痕潛入船廠密室,陸驍故意將解藥拋在火中。墨痕拼命沖上前去拿,不料卻被從天而降的鐵籠困在當中,四周殺出陸驍原先暗養的死士,人人手持長矛向著籠中瘋狂地攢刺過來!墨痕左躲右閃,在籠中猶如困獸,渾身的力量使不出,又眼睜睜看著解藥被烈火焚燒,他越是心急越是流露破綻,終于在力盡之時被士兵刺中!幾支長矛沖著他刺來,墨痕無力躲避一再中招,口吐黑血。陸驍故意撥弄火盆中的解藥刺激墨痕,墨痕大吼一聲,用盡渾身氣力震開長矛,可他剛剛站起,又被仇風一腳踹在胸口,徹底倒地。傷至心脈的墨痕仍在艱難地伸手去火盆中翻找解藥,陸驍狠狠踩住墨痕的手,看著墨痕的手被火焰炙烤的鮮血斑駁,他的心內充滿了復仇的快意。墨痕終究是取到了心心念念的解藥,可自己卻再也支撐不住去見明珠,他大睜著眼睛倒在冰冷的地面上,死不瞑目。

陸驍命仇風架起墨痕的尸身,從墨痕的手腕處取了一碗尚未變冷的鮮血飲下。服用了墨痕鮮血的他,間接取得了食蠱草的力量,他的額角血管暴突,雙目如血般赤紅,竟是獲得了神力!陸驍志得意滿,將解藥放在墨痕手中,帶著士兵們得意離去。只留下墨痕孤零零躺在黑暗的密室內,無人問津,而世上唯獨掛念著他的明珠,也只能站在郊外梅樹下,殷殷期盼著他的歸來。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墨痕竟然未死,而且拖著自己傷痕累累的軀體,連滾帶爬地來到了與明珠約定的地點。明珠感覺到墨痕到來,慌忙地伸手去探,可墨痕摔倒在地,氣息微弱,只能徒勞地沖著明珠舉起拿到解藥的手。明珠遍尋不著,墨痕再無生機,那只手重重地垂了下來,他慢慢合上雙眼,似是送到解藥后,了無遺憾。明珠察覺到愛人已跨過黃泉,頓時僵立原地,天地間此刻默然無聲。

蓬萊居中,金鱗突然帶兵前來要眾人交出陸漓,銀瑚擋在前邊欲保護陸漓,卻被金鱗一把推開。陸漓不愿大家再為自己蒙受磨難,心甘情愿地站出來跟著金鱗走了,只留下紫萱和銀瑚在背后焦急的呼喊。

回到藍洞,金鱗稱陸漓迷惑居藍心智,挑撥人鮫關系,如今他就要殺陸漓為族人報仇!說罷就砍向陸漓,幸好居藍及時趕到,攔下金鱗。金鱗認為居藍是為了兒女情長執迷不悟,二人一言不合交上手,居藍力量遠勝從前,幾招就擊倒金鱗。金鱗難以置信,一同長大情同兄弟的居藍竟為了陸漓出手傷他,金鱗憤恨起身,對著居藍吐出一句“你不配再做金鱗的大王”,說罷轉身離去。

桓伯得知了金鱗與居藍反目的消息,特地趕來安慰金鱗,他覷著金鱗的神色,試探提出不如起兵謀反自立為王!金鱗雖與居藍決裂,但也絕無謀逆之心,桓伯見金鱗堅決,只好閉口不再提,轉身折了回去。回到藍洞中,桓伯與赤蝶在軍隊里煽動著居藍吃里扒外、倒戈人類的論調,大祭司趕來制止二人繼續造謠滋事,桓伯與赤蝶卻大膽地嚷出了鏟除昏君,自立為王的口號!眼看著人鮫之間風波未平,鮫人族的內亂也是一觸即發。

《那片星空那片海2》

《那片星空那片海2》

類型:國產劇

地區:大陸

上映時間:2017年

狀態:更新至10集  / 共34集

熱門國產劇

  • 一路繁花相送更新至30集
  • 極光之戀59集全
  • 幸福起航更新至13集
  • 將軍在上60集全
  • 柒個我更新至36集
股票行情怎么看